与波罗的海的四度相遇

鉴材315 http://info.jc315.com 2019-09-06 10:39 出处:网络
——产品所刘晶 (一) 一直有着波罗的海周边国家的旅游计划,终于今年夏天落实,就这样,在不知不觉中,我与波罗的海四度相遇。每一次,她都以全新的面貌出现,惊艳了我的视野,又如潮水一般褪去,抚平沙滩上的痕迹

——产品所刘晶


(一)

一直有着波罗的海周边国家的旅游计划,终于今年夏天落实,就这样,在不知不觉中,我与波罗的海四度相遇。每一次,她都以全新的面貌出现,惊艳了我的视野,又如潮水一般褪去,抚平沙滩上的痕迹,只留下几颗褐藻属的藻类。碧色的海波混着乳白色的浪花,与天空上的云线是那么的相似。


莫斯科下着小雨,远处的云烟像是晕开的青蓝色墨水,太阳艰难地在云层后方露出头来,将身边几朵洋葱头,改造成修道院的金顶。不多时,窗外密布的云朵与深绿色的原野被一片湛蓝色所取代,波罗的海的第一站芬兰湾,就这样出现在我们面前了。


从天上看海,我更愿意去看陆海相接的那一小片。一个河口,虽然没有涅瓦河畔的枪炮与荣光,但也一定缓缓流淌在东北欧的湖区间,也许是冰川南下的足迹;一个沙质小岛,密布着山林与澙湖,也许是另一座神秘岛;一艘邮船,也许载着前往彼得堡的游客;芬兰细碎的海岸与花岗岩小岛,上面也许有座灯塔,向四方传递着光摩斯电码。


一个小时的飞行太短暂,一侧的风光太片面,但这些在海面上的小发现无疑点燃了我的热情。


(二)

赫尔辛基如同一个深入波罗的海的半岛,向东西南三面走去,不出一刻钟,便能看到碧蓝色的海。西侧的海是赫尔辛基游艇俱乐部的所在地,生活着一种奇异的海鸟;东部的海被开辟为港口与集市,生活着喜欢抓取游客手中食物的海鸥;而南部的海花岗岩密布,姿态万千。

与波罗的海的四度相遇

从东边的港口出发,前往波罗的海上的舞台,那里,讽刺剧正在上演。


在汉语里,这个舞台的名字被称为“芬兰堡”;芬兰语中,他的名字是“suomilenna”;而在瑞典语中它的名字是“sveaborg”——“瑞典堡”。

与波罗的海的四度相遇

翻开历史的日记,或者在芬兰国家博物馆翻开一本书,了解一下芬兰坎坷的独立之路。12世纪后半叶,随着海上实力达到鼎盛,瑞典王国吞并了芬兰大公国,将其首都定为塔尔图;随着沙俄的扩张,与瑞典国力的衰微,瑞俄战争爆发了。为了在海战中获取优势,瑞典国王耗尽人力物力,炸取芬兰海岸上的花岗岩石料,在芬兰湾的入口,修筑了世界上最大的海上堡垒。


海风吹来,深入堡垒内部的我们,不禁有些颤抖。那么在200年前,全球尚未变暖的冬天,修筑堡垒的工人,在阴冷的堡垒中,是什么样的心情。伤寒迅速蔓延,工期一拖再拖。不久,监督工程的瑞典将军奥克斯丁也带着遗憾离开了人间,他死后5年,芬兰堡正式竣工。瑞典国王弗雷德里克予以他最高等级的葬礼——船棺葬,将他的灵魂留在了他最骄傲的工程中。

与波罗的海的四度相遇

导游向先生是在芬兰的华人,和我们一同游览芬兰堡的还有一对来自上海的年轻夫妇,他们驾车深入北部拉普兰的湖区,捕捉了芬兰夏日湖区独有的幽静与美丽,即将启程回国。而我与儿子的旅途,还刚开始。


回到家中以后,总觉得在芬兰发生的一切都像是讽刺剧。芬兰堡无疑是成功的,在数次海战中未尝败绩,却因为瑞典在其他线战事上的失败而被迫割让;沙俄获取了芬兰堡,并对其进行修葺,岛上的居民区也渐渐地扩大,还出现了一座东正教式的教堂。在克里米亚战争中,芬兰堡又抵御了英法舰队的炮击,却因为十月革命导致了芬兰独立,再度失去了芬兰堡。在曼纳海姆的授意下,芬兰人拆毁了东正教堂,改造为灯塔,向着微冷的波罗的海发出“H”的摩斯电码。


很讽刺,很无辜,但在战争中,却又那么自然。


在游览的路上,不知怎地又提起了接下来的行程,向先生提醒我们小心南部国家的扒手。


芬兰人也不像漫画中那样,冷漠而内向;南部的治安也没有芬兰人想像的那么差;赫尔辛基的海没有沙滩。一场反刻板印象的旅行。


(三)

到了塔林港口,雨水忽然倾盆而下,盘旋在海面上的乌云终于开始散去。


很奇怪,每当遇到去海滩的时候,雨水总会来打搅。而呆在古城的时候,却总是阳光明媚,东北欧的雨季,令人难以捉摸。


干脆放弃前往海军基地博物馆的打算,前往塔林老城的圣奥拉夫大教堂,去那里看海。

与波罗的海的四度相遇

大教堂虽然在塔林的下城区,却有着高耸入云的尖顶,在16世纪处,这里短暂地成为了世界上最高的建筑。螺旋的石阶有些湿滑,只有抓住一旁有些松弛的牵引绳索,才有一丝安全感。一位老奶奶开玩笑式地抱怨道:“为什么没有电梯,如果我摔下来的话,我一定会浑身散架。”

与波罗的海的四度相遇

直到眼前发黑,我才登上了尖顶下的观景平台,凝望着远处的波罗的海,与脚底下盛大的中世纪节。与其他欧洲城市不同的是,这里有非常多的树,遮住了美丽的红色屋瓦。远处的海面,闪着蓝光,纯白色的Tallink游艇缓缓驶向港口。


风带走了时间的存在感,在风中,我加入了一群鸽子与海鸥组成的飞行编队,在座堂山高飞,穿越碎石铺成的路,停留在老城区的教堂的尖顶,停留在港口,看一眼心脏状的老城全貌。


(四)

在里加中央车站,踏上缓慢的火车,驶向附近的海滨小镇尤尔马拉。一直盘旋在头顶的云朵让我有些担心,这场海滩之旅又泡汤了。

与波罗的海的四度相遇

云朵很给力,在离开里加市区的同时,开始慢慢散去,但海风开始肆虐,让生活在这里的海鸥纷纷降落休憩。我们在Majori站下车,穿过几栋精致的俄式度假屋,迎接我们的是,最美的波罗的海。


沙滩是洁白的,海水由于海藻而显得发黄,远处的天空则有些淡粉色,浪花跳跃着,和静止的云融为一体。我在懊悔,我为什么没有莫奈一样的色彩,在洁白的画布上,为这美丽的海,美丽的沙画一幅油画?

与波罗的海的四度相遇

海风冰冷无情地地吹着,而阳光又在炙烤着沙滩,太阳与北风的比拼,正在这片沙滩上悄然进行着。孩子们在沙滩上奔跑跑入水中,一对老夫妇紧握着双手,沿着海滩行走,欧洲人用沙子堆出了球门,开始了他们自己的世界杯征程。


儿子在修筑一座属于自己的水利工程,一座自己的堡垒,将低处的海水引入高出的水池,海水不停地骚扰堡垒的外墙,带走沙砾,将一切棱角磨平。有时,几株海藻被冲上岸边,冲进了他的水池,又被新涌进的海水带走。坐在岸边吃一个冰淇淋,冰淇淋吃完的时候,沙堡连同几株海藻,被海水抹平,又开始了新一轮沉浮。


(五)

在索波特,第一次理解了什么是彤云密布。

与波罗的海的四度相遇

整个天空被细密的云彩所笼罩,在遥远的地平线附近,出现了一道碧绿色的光带,阳光映照的云分外瑰丽,大海像是琉璃展厅中的那块绿布。


不是很好的天气,也无缘见到Hel半岛那近乎大厨在洁白的西餐盘上,用巧克力画出了一笔的形状。

与波罗的海的四度相遇

入海栈桥上看海,海沉静得可怕。


当走下栈桥的时候,大雨忽至,波罗的海的倩影,在雨水中渐渐模糊。


如果有机会,我希望可以在西兰岛,在马拉默,在斯德哥尔摩,在库尔斯沙嘴,在加里宁格勒,在圣彼得堡,在什切青,凝望这片美丽沉静的海。


热门标签